一定牛最新版本下载-“朋锅”过晚年 幸福来敲门

  新华社呼和浩特8月4日电 题:“朋锅”过晚年 幸福来敲门

  新华社记者张丽娜、徐壮、任耀庭

  在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市察哈尔右翼前旗平地泉镇花村互助幸福院,一对正在剪头发的白发苍苍“姐妹花”引起了记者注意。

  这对“姐妹花”的年纪加起来快160岁——妹妹傅蓉花76岁,姐姐田学珍80岁。她们不沾亲、不带故,却因选择来到花村互助幸福院而有了“朋锅”的机会。

  “朋锅”,当地方言中意为“搭伙过日子”。花村互助幸福院目前入住73户114名老人,许多人老伴去世、儿女在外,幸福院像一个“朋友圈”,让他们在这里找到一起遛弯、唠嗑的晚年伙伴。

  “2012年,我们整合了新农村建设、农村危房改造和扶贫移民等涉农资金500万元,改造了村里的废弃小学校舍,还新建了11幢平房,免费欢迎65岁以上的老人们前来养老。”平地泉镇党委书记刘亮介绍起花村互助幸福院的历史。

  住户张德礼爷爷是幸福院的第一批住户,2012年底,他和另外5户老人从邻近的大井洼村搬来。

  “一开始也有顾虑,不种地了,我们吃啥?”张德礼回忆,“没想到所有政策都能享受上,靠着最低生活保障和养老保险,我们两口子每月能收入1000多元。幸福院分的屋子有42平方米,配齐了菜窖、凉房,还有60平方米菜地,比老家的土房条件好得多。”

  记者在张德礼家看到,几个老人围坐在炕上聊天,门前的菜地长势喜人,朝南的主屋宽敞明亮。卫生间干净现代,抽水马桶、太阳能热水器等设施一应俱全。

  “集中居住、分户生活、互相帮助”的模式在当地老人中逐渐口耳相传。察右前旗旗委书记杨印说,刚开始,老人比较少,等部分老人适应这种养老模式后,越来越多的老人选择来到这里。

  如今,察右前旗已经有了37处幸福院,入住6312名老人。一些幸福院,申请入住的老人甚至要“拿号等位”。

  老年人为何能很快适应这种养老模式?刘亮认为,“集中又分户,比较符合老年人的心理需求,每家的几分自留地,让老人有营生,也能有一份归属感。”

  老人们有了归属感,情感的温度也不断上升。张德礼悄悄告诉记者,幸福院里的鳏寡老人,已经有三对重新组合,再结缘分。

  2012年,班润虎爷爷的妻子去世,孤单一人的他搬进了幸福院,虽然身体还挺硬朗,但许多事也得拜托院里的其他老人帮忙。

  热心的邻居张桂英大妈看在眼里,记挂在心,把同是孤寡老人的“老闺蜜”吕玉花奶奶介绍给了班爷爷。两位“一人户”老人惺惺相惜,越聊越熟,一来二去,“朋锅”变成了“一个锅”。

  “她的手艺不赖。”脸圆圆的班爷爷笑着说;“他能照顾我的糖尿病。”穿着花裙子的吕奶奶笑着说。

  在花村互助幸福院,活动广场、文化室里坐满了悠闲的老人;洗衣房里,全自动洗衣机、干洗机嗡嗡翻转。为了方便老人就医,镇上把村卫生所也设置在幸福院,乡村医生随时随地给老人们服务。

  乌兰察布的一个个幸福院里,“老有所养”的幸福就这样生长。

【编辑:苏亦瑜】